振保的快樂小時光1

港股汽车股延续跌势 零跑汽车跌近5%

繪圖/楊之儀

振保有兩個,一個精準掌管知識體系的上半身和一個管不住的力比多下半身。

女子持刀闖後台 SJ圭賢遭攻擊最新傷況曝光

振保的女友們,網路虛擬世界和真實世界裡的女友,不,應該說是情人,曾經只剩躺在振保臂彎裡的嬌蕊。「曾經」這個時間能指很隱諱,包含着當下和流逝的過去,過去振保幾乎有點記不得的情人們,以及未來,振保和嬌蕊的未來。振保和她命中註定沒有未來。

嬌蕊很美,像掐得出水的象牙。這樣的形容挺矛盾的,象牙堅硬如鋼鐵,怎麼掐得出水?這得從兩方面來琢磨︰嬌蕊外表純潔地如上等象牙般雪白無邪,泛着高貴的光澤,裡子裡卻柔情似水,從臉上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、嘴裡甜美的唾液到私密處汩汩不絕的愛液,當然,性情也溫柔似水。

和嬌蕊交好以來,振保說東她從不說西,從吃啥去哪,總是微微笑着說好啊,只要你喜歡就好。振保是嬌蕊的天和地。天生有通靈般直覺的嬌蕊,是個玩水晶球的塔羅牌老師,爲了更理解人性,她到振保創辦的心理學協會講堂上課。第一堂課她遲到,在走進教室的那一煞那,振保便被雷劈到。嬌蕊是振保的天菜︰頎長的身段配上玲瓏的五官,挽起的長髮幾縷凌亂地落在鎖骨上,同時性感地勒在振保心上。

大學心理學系教授吳振保,在人間行走該有的斯文體貼面面俱到。就像他從不和女學生勾三搭四,對她們說話目不斜視,講課時眼神永遠飄向窗外遠方,這是多年在課堂上練得的功夫,講臺上俯視課堂,很容易看見乳溝,不如不見。振保謹守分寸,但一上臉書,只要長髮美女貼上引人遐思的文字或美圖,他就會忍不住狂按贊,按到她們主動私訊、約見面。見面的理由,不外乎是「有解不開的心理問題要請教」,天知道振保不是心理師也不是精神科醫師,只是個學術派的心理學教授,但這些正當的理由,讓振保很難拒絕。長髮美女是振保的死穴。

铿惑 小说

振保用本名上臉書,表示心中坦蕩無邪念,臉書不是外遇場域,是社交媒體Social Media,是隨心所欲的自媒體。悠遊在臉書場域,用「贊」字抒發情緒,讓振保很有隔世安全感,天上人間兩不相關。

爆宠小萌妃

不知何時起,振保和學生一樣手不離機,走路、等人、吃飯、陪客、聽演講,除非振保自己上臺講,滑、滑、滑、按、按、按、答、答、答……振保無時無刻不在滑手機。振保知道這個振保心裡有個黑洞,但不想撬開它、正視它。只有在和嬌蕊幽會時,振保會關起手機認真地和她吃頓飯和她談天說地,然後非常專心地和她做愛,讓她欲仙欲死。意思是振保只有這半天會從庸庸碌碌的日常裡抽身,活在真實的世界。教學、開會、出差、參加研討會、寫國科會研究報告、家庭聚會……都是刻板日常,不是生活。

扶持中小企业有成 台湾企银获信保基金5大奖

就在那晚,寒冬暴雨下課後順勢送嬌蕊回家,進入好萊塢喝杯咖啡暖身再滾牀單的電影劇情,頓時讓振保活了起來。這個振保告訴那個振保︰不要抗拒自己的心意。僞單身好一陣子的他早就喜歡上了嬌蕊不是嗎?更何況嬌蕊不是體制內學生,無礙。意外的是,失戀十年守身如玉的嬌蕊宛如處女難以攻進,幽會幾次才達陣讓振保振奮不已,決定對嬌蕊付出一點真心,讓她讀他從不示人的手相。

振保的兩手掌紋簡直無跡可循。沒有事業線,智慧線也見頭不見尾,唯有感情線清晰但像麻花一樣扭着,中間還有個方形的封閉島紋。

「真看不出來原來你是花心蘿蔔……」嬌蕊詫異嗤笑,隨即皺眉道︰「這島紋……嗯,你曾經有過很長的外遇?和某個女人在一起很久?」

「沒有啊……」

振保一臉無辜,腦袋卻像人瀕臨死亡前的意識回溯,飛快地將過往情人們的臉蛋復原、拼湊、篩選,只有流蘇!振保和她在一起兩年多,她是別人的小三,振保是插花的人生過客,算是她的小王,也算是小四。當時振保在一家健康雜誌月刊兼任撰述委員,流蘇是記者,偶爾照個面。一年尾牙大家都喝得七分醉了,流蘇當衆指名要振保送她回家,送着送着沿路就送到小賓館去了。

俄罗斯卖苏恺-35给中国大陆 不在今年

振保經常在宴會或友聚結束時,被女賓指名送回家,但總是送到淡水河邊欣賞暗夜中的靄靄月色,端看當時有無話聊的氣氛好壞,再順其自然地決定下一站是哪兒,無話可說打道回府也是常事。振保是君子。那一晚,少了淡水月色分外刺激,流蘇飽漲的情慾如洪水猛獸,情夫無法滿足的,振保一次給足了。

接着這個振保無法欺騙那個振保,兩個振保都戀愛了,朝思暮想着流蘇,腦海裡迴盪的淨是是她呻吟的淫蕩樣。流蘇是科技公司老闆的情婦,老闆遲遲不和移民美國的老婆離婚,她流着淚向振保訴苦,振保無話可說只能更賣力地做,讓她愉悅到忘記痛楚。

《生医股》长圣10月营收长红 Q4仍有续航力

「好瘋狂……」流蘇眼角銜着快樂的淚珠。

台肥今喬遷 董座李孫榮:打造氨能新事業攻兆元商機

「從沒想過做愛可以這樣瘋狂吧?」振保笑得淒涼,怕愛上了流蘇。

丈夫工作USB藏259段性爱片 「啪啪女主管」人妻崩溃

從此兩人經常喝小酒瘋狂做愛,好像即將赴刑場的鴛鴦大盜。不久自認和振保深深相愛的流蘇動真情了,一天纏綿後依偎着振保離婚娶她。振保乍聽這愛的提案震動到無法迴應,開始不敢接流蘇電話。不久,流蘇說她去了雜誌社那個單身攝影帥哥的家,帥哥樂不可支地親自下廚燒飯給她吃。

「然後呢?」

富二代贩毒遭「扩大没收」9687万 声请释宪结果出炉

「你說呢……」流蘇哀怨的眼神竟帶着幾分耀武揚威。

2023北市死亡車禍數據出爐!機車、行人死亡數高 2族群占最多

這讓振保受不了了,從那天起決定刪除流蘇電話、手機號和伊媚兒。振保的心很痛很痛,斷絕連絡是唯一的自我救贖,這招自我防衛機制,有效。流蘇抓狂了,使出正和某些男士熱烈交往中的殺手鐗,逼得科技老闆終於離婚娶了她,扶正後去了北京,聽說生了一對雙胞胎,丈夫給了她幾百支股票當謝禮。

那男人,是個瘦小禿頭的糟老頭。事隔多年,提起來,振保還是滿腔妒意。終於向嬌蕊坦承這段陳年偷情史時,嬌蕊訕笑起來。

「你這傻子,她只是利用和你和別的男人逼那老頭離婚。要是我,我也要選大老闆,開跑車住別墅,還有上億股票在手上。誰要你這窮教授?」

嬌蕊夠聰明,聰明到用現實藐視了振保,這讓振保既氣餒又驕傲。只有他吳振保鎮得住這個古靈精怪。沒錯,振保是領薪水的窮教授,有一大家子要養,能給情人的,除了每週儘量擠出來的三、四個小時幽會時間,就是性的滿足,振保窮盡一切技巧地讓女人不只滿足,且是過度滿足。

通膨降温美股喷出 那指飙40年H1最大涨幅

「你怎麼可以這樣?」振保拿手的不插電漫長前戲,讓嬌蕊驚羞不已。

「我要讓每個女人都很快樂~」

振保從嬌蕊的胯間擡起頭來,愛液沾了滿嘴,看着嬌蕊瞇着眼一臉春意蕩然,讓這個振保更興奮了。男人賣力征戰牀笫間,要的不是射精那幾秒鐘高潮,而是征服的快感。這是動物本能,無涉學歷、職位和社會階級。振保和嬌蕊抵達靈肉合一的最高境界。嬌蕊說是印度奧修男女雙修三摩地的昇天境界。

「從沒想過做愛可以這樣瘋狂吧?」練過的振保想起流蘇笑得得意。

盛极一时沦为「高雄第一鬼楼」 城中城36年前照片曝光

「討厭啦,射手座熱情奔放,真是重肉慾的自由享樂主義者呢~」

嬌蕊躺在振保懷裡嘆息,用她如犬般黑多於白的圓眼球瞅着振保。高潮過後,她的眼睛在昏暗的燈光中蕩着溫柔水光。嬌蕊和這個振保在性愛上是天作之合,振保怎麼來她怎麼去,一個晚上高潮幾次都行。振保很快樂,就像歌德娶了庸俗之婦克莉絲蒂安妮,竟日沈溺在性愛歡愉中,樂此不疲,在激烈征戰中膨脹自己雄偉的存在。

不要懷疑,這是正常男人的肉體操控慾望。在性這碼子事上,沒有男人願服輸。當然,振保和同儕或老友,從來不談上過幾個女人有過幾次外遇、一夜情或是心靈外遇種種私密事,振保們只聊研討會、陸校聯誼、大學少子化和心理講堂招生,這些正經八百檯面上的事。這些振保們都是高端知識分子,被社會制約地四平八穩,心頭卻全鬱悶地打結。所以所有不能說不該說的話,振保一股腦地全說給嬌蕊聽,暴露振保最徹底又最光明的男兒本色。

熱戀期,振保夜夜Line情人。

戏剧男神才卷嫖妓疑云 李易峰惊爆出事了「最高检也出手」

想妳……(一顆大愛心)

请和我结婚吧

远传携手淡大 深化5G元宇宙净零碳排校园合作

想什麼?(熊熊愛心大放送)

15年前游小琉球机车被干走 警寻获车主惊:还能骑吗?

想插妳……

已讀不回,振保接續逼問︰妳不想嗎?

羞死了羞死了~(黑貓雙手遮臉羞極了)

妳不想嗎~(生理狀態︰已經勃起)

刪掉刪掉快刪掉啦……

妳放心,我每天睡前都會隨手刪除手機裡所有敏感字眼和照片(明示不只line)……

後來幽會的時候,嬌蕊貼着振保問︰

「我們每天晚上這樣賴來賴去……你家裡人不會覺得奇怪嗎?」嬌蕊不許振保說「老婆」三個字,「家裡人」是轉介的符碼。

银行股开盘大涨 重庆银行触及涨停

「她自己不也在滑手機?」

远传携手淡大 深化5G元宇宙净零碳排校园合作

振保理直氣壯得像在賭氣。不覺世上最遙遠的距離,就是妻子近在身邊卻尺呎天涯,各自在line羣組裡找寄託,在臉書臉友堆裡尋慰藉。夫妻不在同溫層,各過各的如浩浩蕩蕩的長河找不到源頭,煙鸝有她的朋友圈,經常辦些美食旅、古蹟巡禮或是國外文明探索之旅,她的朋友振保一個都不認得,同理可證,振保朋友沒人見過煙鸝,兩人僅互加爲臉書好友,感情狀況皆空白。

夫妻間無話可說。說話的精力早在外頭說透了,不,振保隨即修正了這想法,是在家裡無話可說,纔去外頭說的,說得暢快淋漓。在家裡凡事煙鸝說了算,只要他有意見必定引來河東獅吼,久而久之振保習慣性閉嘴,息事寧人。不過問不干擾,任何決定都支持,開放式教育下兒女們沒一個長成他心中的模樣,尤其在乍聽到兒女們開始隨口互譙「幹恁娘」時,振保看看煙鸝,她那帶着讚許的眼神,讓振保凜然。孩子們能痛快地打破禮教規範,徹底實踐反權威,讓煙鸝很欣慰,聽在振保耳裡卻很反諷。你娘是我老婆是你們的媽,「幹恁娘」有「幹恁爸」的弔詭指涉。

我操你媽的屄~振保在心中狠狠回幹了一記。這才符合事實。(待續)

新聞新聞